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霞葛镇传统社会调查(3)

2016-8-23 12:28|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13| 评论: 0|原作者: 黄木尊李应梭|来自: 闽客交界的诏安

摘要: 传统经济 在农耕社会里,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据72岁已退休的原霞 葛镇副镇长黄天送回忆,四50年,霞葛、官陂合成一个区,人口为22846人,土地28300亩,人均l . 23亩。但在新中国成立前,土地大都集中在少数地主 ...

传统经济

在农耕社会里,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据72岁已退休的原霞 葛镇副镇长黄天送回忆,四50年,霞葛、官陂合成一个区,人口22846人,土地28300亩,人均l . 23亩。但在新中国成立前,土地大都集中在少数地主手中,多数人耕作地主的地要缴租,即使 一日三餐吃稀饭、地瓜,农民也还艰难度日

大多数山地是矮山(海拔在100米左右),但山地只有树木或 丛草,没有什么果树。仅在坑头村有梨、蕃李子等为数极少的水 果各村只有少量的荔枝、龙眼。

农田主要是种双季稻,水稻品种有南特号、竹扫种、大乌等,亩产只有300 · 400斤。施土杂肥、牛栏粪、厕所水肥,冬季可种烟叶、小麦及过冬地瓜及蔬菜。经济作物有少量的花生(地豆)、 黄麻、芋头、粟米、绿豆、短荚豆、甘蔗等。大部分村庄有土榨寮,用蔗汁煮制红糖。多数家庭自制红糖供传统节日(主要是清明节和春节)蒸甜稞用,或拿到市场去卖,添补生活用品

1.霞葛墟

霞葛墟历史上曾有一个变迁的过程。早期,墟场曾设在南陂田心、霞葛楼,后迁至镇龙庵北面的庄尾村。相传,因管理者收市场税偏高,一些村民颇有微词。当时,有个广东人叫罗水爱,挑着自己编制之畚箕在今霞葛墟溪沙滩上摆卖,躲过市场税收,之后,便陆续有人在此处交易。时有江姓族人江生一,财谷丰盈,盖于乡族,便由他出资搭建墟场

霞葛原老墟场规模较小,沿秀霞溪溪唇而建。每逢山洪暴发墟 场受浸,常要搬迁转移物资(至20世纪70年代后方有筑堤防 洪)。墟场占地约30亩,中间部分用8尺长的花岗岩坯柱搭建成空 壳之墟寮,共4只大寮,每只约长20米,宽4米左右,寮与寮之 间均留通道23米,供摆摊的居民防晒防雨。其余中心部分留有 空地,也供人露天摆摊。周边有少量简陋土墙和瓦房,设固定店铺。据调查,截至1949年,店铺先后有药店一一一广东潮阳人许希武开的利昌";潮阳人许庆光开的胜泰";潮阳人许金城开的龙昌";诏安秀篆人王作涌开的益生",广东饶平人詹床开的民生",后由其子开药店至今。缝纫店均由广东大埔人李会英、李德新、罗石孙、罗石卵开店,直到新中国成立。糖果糕饼店有天堂江水槽、井北楼江阿潭、井北楼江秋来开的振盛。、胡里洞江阿莲开的和盛"布店有马堀黄阿茶、溪边黄方兵开的振发" 染布坊为井北楼江水防所开。镶牙及修理店为天堂江龙特所开。长 生店为庄尾黄为足所开,专卖丧事用品。另有夏秋两季农忙前从广东大埔或官陂来的临时打铁铺0“ 2家,永定县来的打耙师傅。这些师傅有时还直接到各村巡回营生。

霞葛墟每逢农历二、五、八即斗墟。上午陆续有些外地客商逐渐到墟,下午才开始正式赶集贸易。墟内有一株近600年树龄的古榕树,树旁有一土地庙,为纪念罗水爱,土地庙打上水爱墟' 三个字。所以熟悉市场的人,也把霞葛墟叫作水爱墟"。在榕树旁以及墟尾或四只大寮内,均为墟日摆摊点。每逢墟期,人们从四面八方赶来,熙熙攘攘,热闹非凡。霞葛墟每到墟日下午,在距离墟场很远的地方就能听到人声鼎沸,人们说这是山于霞葛墟的地理有水泡形"的特点。这种现象一直延续到20世纪的6070年代。据分析是回音所致,因为霞葛是一个盆地,当时周边都还没有 建什么高大的房屋。现在,随着溪流两边以及市场的扩大,当地建了很多楼房,破坏了这种回音的环境,故不再能从远处听到嘈杂声了

墟场主要交易有:从太平或广东双箩及本地下河等地产的手编竹篾器具,如农用的畚箕,农忙前晒谷子用的谷笪,围谷桶用的篾 围,手挽装东西出门用的各箩,春节前蒸米稞用的笼床(蒸笼)及配套笼床用的笼床缠、笪子,还有取火烤暖用的火笼,以及竹编的箩筐、米筛、簸箕等竹篾器具。此外,木炭、薪柴、火油(花生油)、茶油、番仔油(煤油)、大米、米糠,豆饼也是交易品 还有几摊糖果糕饼,卖猪肉的有三四摊(逢墟日才有卖肉的,平时除了年时八节,一般不杀猪, 因为贫困没销路),另有卖鸡、鸭、猪苗的几摊。

少量卖香烟的(兼营,没有专营的香烟摊点),山里人经济贫 困,绝大部分人都抽自产的土烟丝。个别富裕人家,平常也抽烟丝 平和庐溪来的或龙岩来的烟丝算是上等货。买香烟大都为礼节请客用,或是逢大节日演戏时偶尔抽香烟。很少有人能买一包的, 所以香烟有买3巧支,也有买1一2支的。市场有卖茶叶的,有从秀篆来的土山茶,也有从安溪来的包子茶。当时霞葛几乎不产茶或 很少产茶,加上经济困难,一个大村除了三几户人家偶有泡茶外, 绝大多数人家连茶具都没有,所以茶叶销量很少。市场上也有卖小吃的,如面、米粉、稀饭、汤丸、稞条等,特别是山里人爱吃的炸油饼,其材料主要由米磨浆,配以大蒜、芹菜等菜,少数有包猪肉的。另外,本地人还会在墟场上出售自己加工或贩卖来的日用品,如南乾有织草席、下涂及庄头做烘炉、五通半头村做笼盖,还有木器货,如水桶、木盖、脚盆、木勺。卖陶瓷的主要有瓮、钵、碗、 杯碟、汤匙等。

霞葛墟的猪苗跟官陂墟的猪苗交易有自己特色,即猪苗卖给买主后,只需先付少量的钱,或免付钱。等过了一墟(三天)后, 猪苗平安无事才付款如果猪苗有病,可以退回,或经买卖双方协商由卖方医治。没钱者,买主还可以分期付款。附近的墟场是没有这个规矩的,此规矩直到今天还在使用。

三天一次斗墟,又是各地人员交流的地方。有的相亲也到市场,男女双方在市场见面,若有意,则会询问对方何方人氏。若问到对方尚未婚配,就会托人去说媒。如果双方有认识的意愿,就可 以托中间人约定墟日在墟场见面。有的就这样成了夫妻。这是民国 时期的事,比封建社会的不见面,全凭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进步了许多 

客家人大都热心肠,加上农民本质的憨厚、耿直、坦率,他们在市场上既进行交易,有时也争吵,讨价还价,但很多都是好朋友,每逢演戏,必在墟场上请亲朋好友到自己家乡看戏。而看戏 者,可以一个亲友带一个乃至一群人到对方家看戏,并到对方家吃 饭 往往几桌客人中,没有几个是主人认识的,但他们都觉得光彩,有人缘,并不认为这是亏了 

另外,墟日也有算命、卜卦、杂耍卖艺,乃至开赌场的。小小市场每到近春节的腊月二十五、二十八两个墟日,就挤得水泄不通,人与人是摩肩接踵。一些平时没有摆出来的年货,都挤上市场,如鞭炮、筵肠(一种用猪肠子灌人猪肉的客家特色香肠),用的五香粉(中药铺配置的),当场摆摊卖门联的、卖煤油灯的,以及各种大量的糖果糕饼,如橘饼、生仁、面糖、冰糖、红糕等,咸鱼摊里增加大量的鱿鱼、春干(乌賊干),这是每家每户必买的春节供品。卖香、粗纸、蜡烛的也大量增加货源瓷器摊增加了碗、 杯、汤匙、筷子等日常用品。

山民清贫,却对美好的生活充满憧憬。他们有时还要冲着人说上几句大话,也标榜自己丰衣足食。其实绝大部分人处在极端贫困 之中。为了市场繁荣,乞求平安,霞葛墟也经常做醮。规矩是三年连续做醮,三年停做,以此循环。地点在墟场内大榕树下土地庙 处。时间都是做七月半醮(即中元节),一般是两天醮。以上官陂张苏枝老和尚(前几年才去世,活到90多岁)为首,他带领一班和尚做醮。按规矩,做醮必先推举“会首"(领导人),例如曾常住市场开店的许尊文、江云蹄、江水防、黄阿茶等,做四大会。而霞葛墟的醮一结束,一般就连着镇龙庵做醮 

 2.担竿阵

霞葛镇由于地理环境属于山区中心地带,市场虽小,但赶墟的却来自两省八个乡镇,另加少量县城经商者,接触面不小,所以实际上霞葛又成为当年各种物资交流的集散地 由于这蚱地方是诏安北部山区,霞葛、官陂,秀篆,以及平和的大溪都在1957年以后 才通公路。因此,为了物资的流通,这几个乡镇的先辈都是用肩挑货物,所走的道路都是崎岖的山路。他们所挑的货物及所走的墟市及路线大致相同。笔者以自己最熟悉的家乡一一.溪边村的担竿阵为例,把有关打担的情况介绍如下:

提起担竿阵,声嘶泪雨淋 双肩挑日月, 两脚踏山林。

兵匪常拦劫,虎狼更扰侵。 茫茫山路绕,何日拔乌云?

当笔者去采访不知挑过多少担子,也不知走过多少里路,从巧岁就开始靠扁担挑担子,现已85岁的老妇人黄万花时,她第一句话就说:“说打担(即挑担子),艰难哩!"两眼便泪花闪烁。当 采访到12岁就开始和祖母挑40斤盐,现已89岁的黄居章老人时,他第一句话也是说“讲打担,正经艰难!"问他说,这么艰难,为 何要去打担呢?他顺口说出了一连串客家话顺口溜:“打担打担,莫奈莫何上刀山" “担竿一歇起,米瓮就莫米" “担竿一放平,钱莫米也城(完的意思)" “天下事有千般苦,尼啥(谁)能比担盐牯" “布袋一放空,你去门边坪食西北风"。这些话一直流传到今天,父母辈的艰辛坎坷可见一斑。

溪边村是位于霞葛墟边一个较大的自然村,家家户户(除了 极个别的富户以外)、祖祖辈辈都是靠“打担"出名的,这说明普及面很广。附近几个墟场,如平和县的大溪,本县的官陂、霞葛、 太平、秀篆,广东省饶平县的黄冈、浮山汇仓、东山、新丰等地,几乎每个墟日都有溪边“担竿阵"的踪影。担竿阵出门经常一次 就五六十人,或八九十人,最多的一百多人。他们构成的关系也很典型:有的是父子、兄弟、夫妻、叔侄、妯娌、婆媳、姐妹、祖孙,还有的连带秀篆、官陂的亲戚,有的一家几兄弟及妯娌全家出动。年龄最小的12岁、巧岁就开始加人,最大的至50多岁到60 岁还在打担。这种担竿阵延续到1957年霞葛通公路后才慢慢减少,那时还有打担,把汽车运来的物资挑到秀篆(1959年后才开通公路)或广东新丰 

现把担竿阵重点经过的墟市场及路线介绍如下 

(1)霞葛溪边至广东省饶平县新仓(黄冈附近)担盐:溪边一太平新营一太平一龟头一江亩坑一西潭途洋尾一西潭洋边一深桥上营一广福两省交界的汾水关一广东饶平新仓,约10铺路程0

清早天蒙蒙亮就起程(偶尔还有挑上百斤的木炭到新仓),挑担人中午一般到龟头(又称“布头寨"),吃饭包(早餐在家做饭要准备一个饭包一一一.用山上一种席草编制成俗称“茄际"的,用以打饭包),约太阳快下山时到达新仓;到达新仓后,有木炭的把木炭卖给“头家",后立即各奔东西寻找盐;买到盐以后,急速回到头家处煮饭、吃晚餐。晚餐后歇息一会儿,又准备打饭包,约在下半夜1一2点时,担竿阵又开始挑着盐上路。如果没有盐差霸路,则按原路线顺利返回,下午2。3点到家,家里人就到霞葛店下坪 或更远一点的与新营交界的赤圆树头岭脚接盐,以顶替担盐者最后之辛苦。但这条路经常有盐差拦路,更有上匪劫径,所以经常要绕道。绕道者有走到广东双箩回家的,也有绕到大布寨,绕点灯山而过回家的,总共有五条小路可以绕道而行。但若绕道,路程就远得多,行人少,路更坎坷蹉跎 

第三天,一早又出发,把盐挑到秀篆墟。到秀篆墟的路线是.溪边一上田一庵下一岭下溪一寒婆省(又称三峻岭)一阁路坪一秀篆溪背楼一寨背一龙潭楼一牛角墟(即秀篆墟),全程约4铺路程。一般约上午10点到达牛角墟,到后即在墟煮饭,一般是几个人合在一起煮。

从饶平县茂芝墟来的盐商即到牛角墟采购盐,统一算钱。担盐重量以斗计,男人后生仔一般挑4斗盐(约老秤70斤,老秤68斤等于市秤100市斤),女人一般可以挑三斗至三斗半盐。根据市场

涨落价,一般一担盐可以赚到2、3斗米,平均一天赚1斗米,而 1斗米是5市斤。又如,曾经有两人从太平买盐到秀篆牛角墟,共 赚得60个铜钱,而60个铜钱则可以买两斗米。两斗米在一般家庭可以吃上三天。
盐绝大多数挑往秀篆牛角墟,由广东饶平茂芝墟(茂芝墟距离秀篆牛角墟约10公里山路,现在已通简易公路,可以行驶三轮、 四轮车)的盐商老板到牛角墟收购,然后再从茂芝墟转运到广东 大埔县(湖寮)、福建平和九峰等山区县镇市场。挑盐大约有季节 性。农历十月,晚稻收割完后,山区客家人每家每户都要在收割好的稻田里种萝卜(菜头)。农历十二月春节前,萝卜可以收成,然后腌制萝卜,有时也腌制一些芥菜,制萝卜干,以备一年咸菜之足用。故从下半年起,特别是农历八月份以后,大量销售食盐,而挑盐者的主要季节也在秋冬两季。也有从太平墟挑盐到秀篆的,情况大致相同。也有挑盐到广东饶平新丰墟的,但新丰墟大多数情况都是挑米去的。而米则是从平和大溪挑来,再从溪边挑到新丰墟。而 大溪墟的米除了大溪本地以外,大多数又是从南靖挑到安厚,或直接挑到大溪墟。
(2)到大溪墟挑米后挑到饶平新丰墟。主要路线是溪边一下涂一五通宫一石陂面一官陂墟一塘下溪一严眉山(鹤表)一赤岭一天子地一龙过岗一枫树头一下径一大溪墟,全程约5铺路程。
 第二天把从大溪挑来的米从溪边出发挑到广东饶平新丰墟,其路线:溪边一南塘角一嗣昌楼一官寨岭一杨梅坪一黄村一石田一大陂洋一温仔窠一黄泥洽 兰溪一洋坑一新丰墟、全程约5铺路程。
到大溪挑米,青壮男人一般可以挑6、7巧斗米(每斗即大溪斗巧市斤),女人约挑4、5斗米。有的挑7巧斗,明天要挑去新丰墟前,自家留1斗米,家人煮饭用。每次担米大多能赚一斗米(霞葛、官陂每斗则是5市斤),则挑6.5斗到新丰墟。
从平和大溪挑米,第二天挑到浮山(广东)的路线是.溪边
一天堂一石桥一新起楼一水尾一河子溪一东山墟一长教一尼姑庵一浮山墟,全程约5铺路程 
前后两天时间,第一天到平和县大溪,第二天到广东饶平县浮山 溪边到太平墟路线(主要是挑盐,第二天把盐挑到秀篆牛角 墟):溪边一天堂一石桥一店下坪一下河一三姑娘一麻寮一太平墟,全程约3铺路程。行程分两天,一天到太平,隔天到秀篆 另外还有到广东汇仓担盐的,但走得较少。
 广东新丰、浮山两市场主要是挑米去,源源不断,多到一个村便有百余人往新丰或浮山,而这两处如此多的大米又运往何方呢?浮山墟多半靠船或竹筏运往黄冈、汕头等地,而新丰墟的也用竹筏或船运往潮州等地 
从新丰墟回来,有时还要挑一些“随头货。(即返回不空手),主要货物有:煤油挑两小桶(约60斤)、黄豆等物。这此物品供霞葛、官陂销售。
挑到新丰墟的主要为大米,还有一些火油(花生油)、乌糖
(红糖)等物 
另有从广东浮山溪嘴挑壳灰供自家农田使用的。
还有到诏安县城,出时挑木炭、做香烛用的香末、生姜等物资,回来时买些海产品。但人数不多,数量不多。
也有秀篆人提前一天先到霞葛溪边亲戚家,第二天跟着溪边的担竿阵到新仓挑盐,然后挑人秀篆牛角墟。
 担竿阵对各墟场情况都掌握得很清楚,特别是要明确斗墟的时间,因与霞葛附近墟场有关的斗墟时间不同,他们才有可能买到盐米等物,然后又有可能在集市时把货物卖出去。下列是霞葛附近墟 场赶集时间:每逢农历一、四、七即太平、大溪墟日;每逢农历 五、八即霞葛、上官陂墟子、平和后嗣墟日(但上官陂墟子是在上午斗墟,下午流动生意者可以到霞葛墟斗墟);每逢农历 、六、九即广东浮山、广东新丰、秀篆、官陂的墟日。
除太平、上官陂墟子以外,这些市场都在中午以后斗墟。太平市场上午斗墟主要有诏安县城及广东黄冈外客到来赶墟,他们早晨很早就从县城或黄冈出发,有的是从县城、黄冈挑鱼到太平卖,有的是到太平采购竹篾(竹编)倒出诏安或黄冈,他们要在傍晚时候赶回去。而上官陂墟子赶集是补官陂墟不足,只有一些日常生活用品,市场较小。其他各墟在下午时间斗墟是因为山区有的距市场远,交通不便。这些斗墟时间沿用至今,仍没有改变 
担竿阵除了要经受路途遥远,山高路陡的颠簸,还要遭受风霜雨雪。他们长年累月披星戴月,起早贪黑,艰难地奔跑在羊肠小道上虎狼野兽自不必怕,因为手中都有可以自卫的扁担,肩上货物一卸即可以和野兽搏斗一番,更何况他们一般都结伴而行,像一队非常悲壮的蚂蚁,缓慢地攀山冈、越溪涧,走过沿途的村庄。炊烟常见却很少去讨口水喝,更没有去吃别人的饭。他们饿了吃带去的饭包,渴了喝几口山泉水。有一次他们被盐差赶得急,没有在溪河处喝上几口水,竟在半路上的一个小水窟捧水喝,由于天黑看不 清,等到把水喝进去方知是一个牛棚边的牛尿水。至今他们还记忆犹新,喝后一直呕吐不止,但却没有任何食物可以吐出。这些让人心酸的往事,他们还可以克服;参加担竿阵的都是兄弟姐妹,他们共一命运,互相帮助,历经了千辛万苦。有时偶尔也在歇脚时唱几句山歌,如“阿妹听我唱山歌,一唱便有几大箩,而今不唱你爱 我,只唱打担苦楚多" “阿哥要唱莫哕唆,好汉不怕山多高,肩上担子摇两摇,可知阿妹话几多"这些许许多多的山歌都是他们自己编就的,而且会即兴而编,清脆和浑厚的歌声回旋荡漾在山谷间,也给担竿阵增添了苦中作乐的许多情趣 
担竿阵的成员们凭着粗壮的体魄和坚韧不拔的毅力,遇上风霜雨雪,各种困难都可以克服,但是,遇上兵匪人祸实在无法战胜。打担经过的几条路线大多有官兵或匪徒,半路霸拦或抢劫。如:去广东新仓挑盐谓为走私盐,当地盐差要霸道,凡被碰上就被没收, 到太平白叶处有抢劫;到新营赤圆树头岭有抢劫;到霞葛天堂红花岭,有警察霸道。有一次黄万花等到天堂红花岭,以为快到家了, 但却被官陂警察抓到了,令他们把盐挑到官陂墟警察所。警察审问时,问她为什么屡次被抓,还敢挑盐,她说“我赌造化呗"。现年已85岁的黄万花碰到当年担竿阵叔侄时,人家还叫她“赌造化 而“赌造化"成为黄万花的别名,这其中包含着无限的辛酸。
挑盐到秀篆牛角墟,就会在深坑(老林深山没有人烟)被抢劫。抢劫者手持枪刀,把人捆绑起来搜身,一些妇女则把银圆或纸 钞藏在头发里,也被搜出。那年(黄居章20多岁,具体年份已记 不清)八月十三,抢径贼从深山老林里窜出来,一共八九个人,他们都带着枪和刀。大部分乡民都被洗劫一空,黄娘查只看了贼一 眼,就被打了一枪;黄宗讨动作稍慢些,肩背就被砍了一刀。而后,担竿阵们用“络脚'把他们俩从深坑扛回家,过后花了不少药钱才治愈。
据现年77岁的黄仁片回忆:在他们17到8岁时,1946凵947 年9月期间,有一次,担竿阵挑米去广东饶平新丰墟,官陂警察所的警察竟然到溪边村的溪对面拦截。事先派几个警察观察担竿阵的动静,担竿阵开始出发后,他们把警察都引到了马石铺上去的青仔园口处。青仔园口与牛眼树下山和南塘角村连在一起。当时这一带都是松柏林。警察就全部埋伏在松柏林里等候担竿阵过来。当时全阵约有100多人,警察约10多人,全部荷枪实弹,被他们前后截住,只有少数人冒着危险把米挑了回家,大部分人都把米丢下了,警察一次就拦截了近百担大米,而把米全部搬进南塘角村。两位担竿阵兄弟还被抓送诏安县警察局关押,后又花了很多钱,才把他们 领回来。警察所完全是假公济私,把拦截来的米变卖为钱,中饱私囊。
劫匪、警察、盐差,他们在霞葛通往附近墟场的所有道路上都进行抢劫,经常出现地点是.
 霞葛至秀篆.当担竿阵卖完盐从牛角墟回来,身上带有钱,在深坑处,劫匪拦路抢劫 
霞葛到大溪:在枫树头对面深山常有劫匪抢劫 
霞葛至太平:在霞葛的红花岭主要是官陂警察所警察拦劫食 盐 
霞葛至浮山:在太平白叶、濠子溪或与霞葛交界的新营赤圆树头岭,常有劫匪抢劫担竿阵在浮山卖完米后所得的钱 
霞葛至新丰:在关寨岭常有抢匪,抢走担竿阵的米钱或盐钱。
霞葛至黄冈新仓:常有盐差、警察在汾水关、搭桥、西潭、走马笼、白叶、赤圆树头岭等处拦截食盐 
据现年80岁的老担竿阵成员黄水浒回忆:有一年他们挑米到浮山墟,那年农历二月初九、十九、二十九连续三个墟日都有劫匪在赤圆树头岭抢劫。因为当年他年轻力壮、又高大、跑得快,许多 同一阵的人都把身上的钱托付给他,一旦碰上劫匪,他可跑得快。一次果然碰上,他就凭着身强力壮逃脱了劫匪的抢劫,而当时黄文旋等一些人就被劫匪抓住,钱银抢劫一空。
面对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无休止的抢劫,面对盐差、警察、劫 匪的一个个抢劫网,面对抢劫次数的不断增加,担竿阵虽然人多, 但因为抢劫者都有枪和刀,他们真的无可奈何。淳朴、憨厚的担竿阵兄弟姐妹,不得不把希望寄托在“神灵"化灾上。他们经常在出发前一晚到村的“仙公老爷"处去叩拜,求得神灵的保佑,然 后投掷竹制的圣茭0有一次,担竿阵要去大溪挑米,未出发前晚
 
  一种用竹头做的,在神灵面前,高抛在地上,如果一个是正面,另一个是反面,则预示着神灵认为可以这样做。
上有人到“仙公老爷"处去求问经过官陂墟时应走哪条路,才能躲过警察的拦截(因为官陂墟尾,即现在的中山路口就是官陂警察所住处)。走大巷(即现中山路)是最便当的大路。但要经过 “虎口"即警察所;另有一条小路从吴坑的山路经过然后再从五通穿出,再一条小路绕道官陂的陂仔(即现在的陂龙村)再到霞葛溪东穿出,但绕道要走既远又坎坷的小路。这三条路在“仙公老爷"面前求问的时候,却是走经过“虎口"的这条路是安全的,其余两条小路,反而掷得“阴茭"或“笑茭"有的人不敢贸然相信,认为经过“虎口"那条路太危险了,结果凡胆小的人都分别走了两条小路,胆子大的人相信“仙公老爷"的暗示,直奔“虎 口"而去。结果,因为警察也认为担竿阵有可能走两条小路,把警力全部调到吴坑、陂龙两条小路去拦截。警察所变成一个空所,顺大路闯“虎口"的人安全地通过,另外两条小路的担竿阵全部被拦截了。不管神灵真的显灵也好,还是凑巧也好,这是一个真实发生过的事。现在还健在的少数老担竿阵兄弟姐妹,一谈起来都如数家珍,即谁跟谁顺利地通过了“虎口”,谁跟谁又因走小路不信仙公老爷的话,结果被拦截了。而警察一个拦截就把米全部没收。 这是一段历史佳话,笔者很愿意把它记载下来。因为这也是一段辛酸事,在幸存的几位老人中,都喜欢说这一件真实的亲身经历,以示纪念。
担竿阵经历了几代人的千辛万苦,为了生计,他们不得不要冒着艰难困苦的折磨和警、匪打劫的危险。由于艰辛劳累、生活窘迫,绝大多数人已英年早逝,但他们给山区的物资流通、市场的活跃带来生机,为社会和人民生活做出了贡献。我们永远怀念他们,并愿逝去者安息,健在者长寿,为了永久纪念,特把他们的名列如下(总计122人)。
已作古的担竿阵的父老乡亲:
伟男者有:方朗、冬冰、水希、方僻、方狮、春英、变头、树郁、宗软、宗韧、方曳、方木、良腾、木坑、方坤、方哲、木荒、高测、方勇、狗子、清彩、月福、清溪、木六、荣富、水根、仁划、秀火、纪火、方串、居旅、方榜、方敢、方夹、方份、一宝、 一玉、云鹤、云木、吉兆、水龙、水风、娘船、娘轩、云庄、木状、天养、文水、狗策、方冻、火孔、土开、方锦、居保、木开、 狗鹏、鸡纪、为锡、火捆、方上,宗闷、光裕、文旋、火线、火龙、茂章、耀帛、娘焕、阿拱、龙义、文欺、宗雀、阿廷、方伴,阿罗、罗耳、荣路、水运、文同、文党、文雅、文约、文蹄、水湾、文正、火圈、阿令、元成、吉日、阿吹、水机、文板、木堤、 阿家、金钱95人。
烈女者有:女兑、女桶、鲜花、女鲜、女捧、女叶、女姆、女冷、女佣、秋花、女啼、女旦、女歇、阿细、阿晚、女菲、女殿 
17人
尚健在的担竿阵父老乡亲:
健男者有:居章89岁、水浒80岁、仁片77岁、水动75岁、 水石79岁、仁赐80岁、树木79岁,7人。壮女者有.万花85岁、阿邑7岁、女票77岁、女赛76岁,4人。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QQ|漳州市客家文化研究联谊会在漳官陂霞葛分会 ( 闽ICP备16019767号 )  

GMT+8, 2017-12-16 03:36 , Processed in 0.060552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guanbixiage X3.2

© 2001-2013 -haka  Design:

返回顶部